《阿含要略》自序

十分慶幸宿世善根滋長,而立歲後 尚得淺植佛法大地;適逢 印順法師宴處嘉義妙雲蘭若,法雨潤澤雲、嘉、南,深受感化,請求證明,允許歸依三寶,進授賢聖戒,成為優婆塞。依 印老一系列著作,啟迪研讀北傳四部《阿含》、南傳日譯五部《尼柯耶》;為如實了解早期「佛法」,發覺直接研究第一手資料-- 巴利語經文-- 既必要又為充分之條件。由 慈惠法師協助,購得 水野先生之〈パーリ語佛教讀本〉〈パーリ語辭典〉〈パーリ語文法〉三書,從 達和法師處請得巴利語四部《尼柯耶》;熱心求法之情意推動下,刻苦自修巴利語。同修之間法談,時常以早期佛法傳布,乃至訛傳「專研阿含」,從此身陷教職;甚至,盛情難卻下,接受 中華佛研所專職。自知有所不足尚須充實,貿然答應聖嚴法師指導學子,至今乃具恐有誤人子弟之慮;但冀教學相長,同霑法益。

為方便教學,十年前於 淨行法師 靈山佛研所「阿含經研究」科目講課時,編著〈阿含經講義〉為底本,年年改編,於去年充實引用經文,編成〈阿含要略〉,應學生及同修之要求,今修訂後,聖嚴法師 慨允由東 初出版社出版發行。

釋尊說法大部分結集在《阿含》《尼柯耶》裡,一切教、理、行、果之原型包羅無遺;集合聖教故曰 尼柯耶,傳來聖教故名阿含。雖有南、北二傳,並無歧義;間有佛弟子所說,為佛印可,同佛所說。經由部派傳承,少許出入、增損,皆屬方便權說;大部究竟實說,部派之間非有二致,可證南、北同出一原。

「若過去事有實,(聞者)可樂〔一ㄠˋ〕 、有所利益,如來盡知然後記之;未來、現在(事),亦復如是。如來於過去、未來、現在,(是)應時語、實語、義語、利語、法語、律語,無有虛也。」(☞大1,75c)上述經文宣示如來說法之原則,在於應機而說,所說有義、有利,所說不離真理、不違實相。一代時教,由眾弟子以「九事相應」結集《相應阿含》,依「四悉擅」整理(雜、中、長、增一阿含》;釋尊隨機散說,佛法脈絡猶然可循。今為教、學之方便,編著講義:

以「教」、「理」法義為『緯』,「行」、「果」次第為『經』,探討「原始佛教」之佛法。依「阿含道(修、證)次第」敘述由「生得慧(良知)」分別善、惡,引發「向上心、菩提心、出離心(良心)」,尋覓(人、天、)涅槃道跡;順「四預流支」,成就「四不壞淨」得「見道」成為入流者;從此踏上「聖、出世間八正道」,修 增上戒、定、慧(三無漏)學;解脫世間貪、瞋、癡之 纏縛;(成就五分法身)證涅槃得阿羅漢,乃至究竟成佛。

細分此「一乘道(ekâyana magga 唯一趣向《成佛之》道)」為「阿含學(聞、思)階梯」,有六:(1)增上善學,(2)增上信學,(3)增上戒學,(4)增上心學,(5)增上慧學,(6)正解脫學 循序學習,合乎緣起,道果必成。

阿含「佛學」乃人類「活學(生活之學問)」,透過阿含「道性」之認識,有助於「人性」之充實;「人性」 不外乎「知(理智)」、「情(感情)」「意(意志)」。

「增上善學」在於培植善根:分別善、惡之道德觀念(理智),發揮慚愧心(情感),不放逸於實踐道德(意志)。

「增上信學」在於培植信根:成就信忍(理智),信樂(情感),信求(意志)。

「增上戒學」在於加強信力:波羅提木叉戒(情感),活命遍淨戒(意志),資具依止戒(理智)。

「增上心學」在於培養定根、定力:擇法覺支(理智),精進、定覺支(意志),喜、輕安、捨覺支(情感)。

「增上慧學」在於培養慧根、慧力:發揮菩提(無漏的理智),開發慈悲(無漏的情感),堅定弘願(無漏的意志)。

「正解脫學」在於證實:究竟解脫之聖人,具足完美的知、情、意,是人格完滿者。

本講義對種種佛法之關鍵語,依阿含法、義作「重點的」敘述;每章節之間,有「連線的」看法:許多 表解 幫助「全面的」觀察;至於「整體的」體會佛法,惟有歷經聞、思、修、證,解、行雙運,正確地應用佛法於日常生活、宗教生活當中。「目錄」及「索引」提供「研究佛學」、「學佛修行」之資訊檢索。

阿含法海浩瀚,無量寶藏,難以一一道盡;阿含義海甚深不可測,難以層層潛入。亦如參天道樹,菩提果實纍纍,然矮身短手如余,惟能躡足伸手擷近(要)者,略剝其皮毛,以供養有緣而已;是故,名此阿含講義曰〈阿含要略〉。

感謝 聖嚴法師賜序並出版本書;道謝 楊劉淑蓉女士電腦輸入經文 并製作索引。

民國 八十二年 正月初七 楊郁文 序於 阿含學園

results matching ""

    No results matching ""